肇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黄菁我眼中的文瑶和他的画图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20 15:42:58 编辑:笔名

黄菁:我眼中的文瑶和他的画(图)

黄菁 /文 罗伟鹏/图

文瑶作品:《看,有灰机》100x80cm文瑶作品:《风和日丽》80x100cm

文瑶作品:《喧哗小河》80x100cm

文瑶的画有野兽主义的气度,也有印象主义的灵动。大块的坚定运笔,有味道的经营布局,再加时不时的一些小点缀,使文瑶的画透出自己的独有韵味。画面效果既有装饰趣味又不缺油画的厚重。虽说每一个画家都曾受多种不同的影响,但骨子里的那点个人的不属于任何其他品格的东西是想遮掩也遮掩不住的。这点个人的气息最终会占据上风。这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文瑶也一样,他的个人气息正慢慢地显露和伸展开来。 文瑶是85之后的年轻画家。他接受的是代表这个时代的双重影响。一方面是85思潮之后现当代的思想解放和形式多样化的冲击,另一方面又是相对老旧的苏式训练教育的影响。这两种看似不同的体系造就出了同时具备比较扎实的基础造型能力和较灵活的应变能力的人。我认为文瑶就属于这一类人。对新事物有敏锐感应力。传统技能又支撑着他的表达方式。他很好的经营和把握着属于他这个时代的人所应固守的领地。 因为经常跟文瑶在一起作画,所以比较了解他的思路和做法。文瑶在写生时会用较长时间观察对象,同时做很多小草图进行实验性探索。他的关注点总是比较有新意,不是那种常规这个团伙藏身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一幢二层小楼里性的布局选择,他喜欢截取某个局部或省略掉不必要的枝节部分,突出兴趣点、概括处理背景和主体相配合的其它元素。文瑶作画时,重复和修改的次数比较多。这不是把握不准而做的简单修正,而是不断找寻与自己关切点接近的表达方式所做的努力。在深入的过程中往往是求生不求熟,为达目标而不惜全盘否定,另起炉灶重头再来是经常的事。得失成败都放到一边,直追真实的感受和理想的表现品质。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优秀画家所应具备的创作态度。所以,文瑶的画总是呈现出简洁、决断和快意直白。这与他的率真、诚恳的实验精神是分不开的。作画的人最怕患得患失,舍不得放弃已经到手的某一些局部效果,而失去对作品精益求精的追求。 从颜色的趣味上看,文瑶的画同时担任讲师的还有:浙江工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浙江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勇军教授、浙江公正检测中心站长许荣年、浙江省工商局杨军金华市局经检支队支队长陶国建、市委党校教研室主任王明华、等有关领导和专家。既不完全是光色体系,也不纯粹是固有色的做法。灰雅的用色,轻松简洁的用笔,给人一种灵动而又浑厚的印象。文瑶的语汇里还有着贴近他性情的逗乐与调侃式的把玩心态,他总是不按常规的强化出对象的某种特殊的形貌状态,无论是画人物或者风景,他的处理总会有一些让人眼睛一亮的闪光点出现。这样的能力来源于他对现实对象的独特体察与概括性的整体把握。尊重事实而又能跳出常理的束缚。

下一页

第[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