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魔导联盟第二百九十四章被盯上的信

发布时间:2020-01-23 10:24:25 编辑:笔名

魔导联盟 第二百九十四章 被盯上的信

那人在离亨特还有两三米远的difāng站住,油光可鉴的黑色刘海下,蓝灰色细长的双眼漠然俯视着他。

亨特像是连心跳都停了,喧闹的老酒馆此刻静得出奇,fǎngfzéi的一切都消失了。他怔怔地看着那个人,那个他完不认识的陌生人,他想那个人应该是个外地来的贵族,衣着考究,气势非凡。

“你们的‘少爷’叫你们给审判者塞林寄信?”“小说章节。”

陌生人伸出一只戴着鼹鼠皮手套的大手,手套边缘绣着醒目的银色羽翼图案。亨特吓得往后一缩,靠在了木桌边上,碰倒了酒瓶。

酒瓶咕噜噜在桌上滚了几下,啪地一声摔在石板地上,声音奇响。亨特陡然清醒了过来。

“不行!”他颤抖着嗓子尖叫,“少爷吩咐了,信只能交给塞林大人本人!”

“嗯?”

陌生人微微蹙起眉头,眉宇间透出一抹严厉,亨特只觉得ziji就像是被苍鹰盯上的猎物,逃可逃,只能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他下意识地抬起手,紧紧护在ziji胸前,生怕陌生人会把他藏在皮衣下的信抢了过去。

不过,那人终究是éiy出手抢信。那人转过了身,退回到原本那张餐桌旁,坐下,将下巴搁在交叉的手指上。餐桌上只有一杯姜茶,袅袅升起的热气模糊了他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老酒馆里的温度才算恢复了正常,亨特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一脸提防地回过身,看向几个同伴。鲍勃、史莱克还有斯通虽然没被那个人盯着,脸色也都变得一片苍白,连老板都吓呆了。

老酒馆里,气氛格外沉闷。桌子上还剩下nàe多香喷喷的羊排和烤肉,猎人们却已éiy了食欲。他们匆匆结了帐,赶紧离开。

临走的那个陌生人并éiy跟着他们,即便如此,他们这一晚还是放不下心来。

第二天天一亮,他们便急急忙忙往普莱斯城赶,比他们从北方回来的这一天,卡特琳娜?塞林大人正和普莱斯城的守军将领泰晤士将军一起在普莱斯城的北城墙上巡视,忽然听到士兵通报猎人们yijing回来,并且带回了两封信,必须亲手交给她。塞林赶忙回到指挥室。

打开那封寄给她的信看了几行,塞林顿时皱起眉头。

“辛苦了,亨特先生,还有斯通先生,史莱克先生,鲍勃先生,感谢你们不远万里将这两封信送回来。”塞林的嘴角微微翘着,眼里却绝半分笑意。

卡特琳娜?塞林是位端庄而又和蔼的女性,红色波浪卷发服帖地搭在她洁净小巧的脸侧,柔美又不失高贵。虽然yijing三十岁了,她却一直éiy结婚,大部分的提起卡特琳娜?塞林的名字,总会有人联想起拉克西丝,fǎngf塞林的所作所为都是出于拉克西丝的意志。塞林把信折起,抬手比了个“请”的手势。

“请先到招待室休息,剩下的佣金,还有送信的报酬,我会叫人一并交给你们。”审判者大人的语气温和而严肃,“我还有事,法招待各位,请见谅。”

“我们也不是急着要钱……”亨特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剩下的那一万米柯尔……”他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还是按照约定,等少爷和小姐平安回来之后再付给我们也不迟的,还有送信的报酬……”他搓了搓手,犹豫了。

“有多少?”

“五千,可以吗?”塞林平静地说。

“去你的,矮子,你就zidà要钱!”鲍勃抬起胳膊肘重重地捣了亨特一下,他转过脸,十分郑重地面对着塞林。

“魔导士大人,有件事我们得跟您说。”

“我们的雪橇在雾风山谷弄丢了……”史莱克接过他的话。

“不是这个事!是那个问我们要信的人!”鲍勃气得瞪起眼睛。亨特像是猛然间惊醒似的,嗖地直起腰,连连点头。

“噢,是的,没错!魔导士大人,我得说那个人igài得很,他一上来就要少爷的信,我们兄弟几个从没见过他,打扮得跟个贵族似的,还好我护得紧,大人您可得提防着点儿……”

亨特向前探着身子,两手撑在指挥室内的桌子上。

“贵族?”一瞬间,塞林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他想要亚菲尔的信?他多大年纪?他还说了“挺年轻的。”鲍勃嘀咕。

“是的,没错,ǎxiàng比您要年轻一些……噢,我说错话了!抱歉,女士。”亨特慌忙捂着ziji嘴巴,“反正比我们几个年轻,那脸板得怪吓人的,我觉得那人很不简单!魔导士大人,我可是在班哈尔雪原混了好几年的老猎人,野兽、强盗、杀人犯……我见过多啦!我就没见过nàe恐怖的人!”

“他长得很……”塞林有些不解。

“长得倒是有模有样。”亨特咕哝着。慢慢的,他的表情也变得困惑起来。是啊,那个人长得并不可怕啊,只是颇有些贵族气质,总的来说还是个普通人类的模样。

为几分钟之后,塞林送走了四名猎人,独自待在房间里把信读完。

她轻轻向后一仰,靠在高背木椅的椅背上,凝望着头顶石砌建筑的天花板,那天花板显得很是陈旧,就像这座城市、这个古老的奥拉王国yiyàng。

“斯洛斯藏在那种difāng吗?”塞林自言自语着,眯起双眼沉思。普莱斯城里既éiy魔导通讯器也éiy魔导联盟事务所,塞林随身携带的通讯水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不起作用。

看来必须得亲自跑一趟了。

她坐了起来,长长地叹了口气,把信重装进信封,慎而又慎地放进贴身的衣兜。然后,她又拿起另一封让她转交给约翰的信。

“士兵。”她喊道,“请把约翰?亚菲尔先生叫到我这里来!”

潞安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剑河县人民医院
湖南癫痫病在线咨询
汕头治疗卵巢炎费用
梅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