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六百一十一话白灵的

发布时间:2020-01-21 08:26:20 编辑:笔名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一十一话 白灵的声音

走廊上靠近大门边的墙壁直通二楼的围栏,高大的墙壁竖直挂着巨大的画像,浓烈炫彩的油画风格勾勒出足有三人高的一位女士的形象。整栋建筑当中也就只属这片画作的位置相当隐蔽,然而家主人的想法让人法琢磨,似乎又不乐意将其随意丢弃一样。

在夜晚的照明下,昏黄色的光线轻柔地舔舐着画作中女士的肌肤,看起来这景象让人心生寒意,尤其画中人的双眼像是带有特殊的魔力,也许只是让观察者多心的直视,但是没有人胆敢否定被盯视带来的头皮发麻症状。

植野暗香倒是第一个热切地盯住它端详的人,至少在安朵儿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个家人喜欢这幅画,除了自己的丈夫。被柔美光线引诱的植野暗香,酒足饭饱之后得到了主人家留宿的提议,现在正是她距离睡前充实的时间,安朵儿貌似完放任她的游走,因此她才能在这里待上这么久。

画作的触感若即若离,暗香不知道摸着腰部为止的下边框算不算一种不敬,但是这生动的人像让她法在意自己的行为。这画中的人是谁?她不知道,但是却非常想要了解,就像是想要数清楚天上的星星一样,她的期望可能一辈子也得不到解答。

这灯火走廊的边角虽然可以窥测大门,毕竟楼梯为这里阻碍了视线,这当然就解释了为什么植野暗香刚刚进屋之后感受到神奇的注视,大概就是这双眼睛透过楼道的背面注视着所有进入大门的人吧。

这样的设计难道有什么玄机,亦或者如同现世的土豪们信仰的风水学说?恍然间另一个白影在暗香的视线内游荡进入了墙角,他们的世界说不定这片区域并没有建筑。只不过因为这个机缘影像才可以被发现而已。忽然,背后的声息靠的如此接近,暗香浑身一颤向着一边跳开看向那个方向,不过那里什么也没有。

可疑的声息并没有造成多么能让人在意的证据,暗香有可能是自己的感觉出现了问题。不过她绝对不会承认这样的事情,果然她还并不适应居住在这里的条件。啪嗒的一只手拍上了自己的肩膀,暗香的神经反而慢了半拍,才忽地惊呼起来重转回原来的方向恶狠狠地看着画面的方向。

这回,暗香的视线里面出现了别的人,不属于白影的管家行踪不定地站在了画作的前方。他的身体有意意地正好站在后方身人像的膝盖处。波尔正是个讨人厌的名字,从各个意义上来说都是如此。

“女主人希望你过去一下,就在库呢。”波尔若其事同时又友好地说出这些吩咐,不过他就像是对待家人或者说是主人一样告知,并没有像是对待外宾那样亲自引路。对于暗香来说。她能够理解一个大家庭管家的操劳,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暗香绝对不想跟这个让人讨厌的管家多交流,现在道路都摸熟了,不存在库找不到的可能,尤其是不久前才发生过那样的袭击之后。

行进的道路转向二楼,暗香重审视了一遍夜晚的环廊,不得不说这家庭的建筑内部也异常的辉煌而考究。究竟是什么样的利益和权势让米歇尔家能够拥有这么多的投入。单凭串行而过的柱子雕饰,单凭走廊边不会让人多么在意的这些个盆栽,整个家宅里面虽然没有太多的主人家使用。但是下人们却完不敢怠慢,这难道仅仅因为波尔的管理严格么?

暗香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管家的任何事情,她只是留意着远处拐角又有某个人影穿透了墙壁,白色的稀疏身影看不出是男是女,总之另一个世界的生灵如同鬼魅一样存在,却又悄声息。他们可能会拐进这个世界建筑物中的死角并且终因为人的感知力差别而不被发现。也有可能又从某个不经意的地方现身,装作从一开始就待在那里。

嘛。反正这些都只是普通的,不相关甚至不认识的人而已。只要家宅的管理者认为害,暗香应该甚至都不会听见声音的。这么想的少女理所应当的前进着,当她靠近库附近的时候,虽然不想回忆起库中当初对于背叛的愤怒情绪,这种感觉让暗香非常的不舒服,就好比如有人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结果你愤怒地发泄之后,他告诉你愚人节乐一样尴尬。不得不进去,但是忽然,别的声音穿进了暗香的耳膜,那是熟悉的女性声音,不过却并不属于安朵儿。

“不可能不能让他活着,候存欣”当暗香想要听得加清楚一些的时候,这声音却像是堕入了地下的死角,细细感觉起来的话对方应该是白影的一部分,而且就像是梦镜一样越是想要知道的时候就偏偏消失了。

不能忍受这突然的声音,不能接受将要发生的事实,少女对于候存欣的结缔和孤寂完消失了,她惊慌起来,好像这个世界的候存欣真的遭遇危险了一样。这时,她摸上了开门的手把,旋转之后她很轻易地在屋子里面发现了安朵儿女士本人。

作为一个姑且有实力的魔法师,这位女士并没有感到惊讶,即便暗香待在外面像是偷听一样扭捏的行动已经被她察觉,她也只是等待着,这副举动反而加像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待植野暗香来到一张看似普通的办公桌前的时候,坐在那后面的女性法师认真地抬起双眼,斯文的夹鼻眼镜让她多了一份端庄,莞尔一笑之后她说道:“身体好了一些了么,不过很抱歉这么晚了我需要你能帮我看看我的小说是否有什么长进之类的。”

“您也尝试写小说么?”暗香奇怪地眯起双眼,这么一想倒是有可能,毕竟安朵儿夫人很闲,这么知达理喜好籍的人,同时召见了半个小说作家名气的植野暗香,想来必然是对于小说有着独到的见解和期待的。

实际上,夫人正是等待这个反问,她便立刻兴致勃勃的开始讨论起自己想法,构思,以及在必要的地方习惯使用的隐喻。暗香并不是非常了解这些,她不像月久那么有耐心和条理,也不像林爱丽那样充满好奇,所以当夫人反问自己需求建议的时候,她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暗香小姐认为我的想法不尽如人意还是别的什么呢?”理性的夫人认真地捏着鼻子,同时抓取夹鼻眼镜到别的手掌,她很想知道对方的意思。不过对于暗香来说,这样的阐述实在过于庞大,哪怕只是谈话中的一部分暗香也完提不出有力的建议和吐槽,就连说一句很棒都显得生涩难受。“果然,您有心事么?刚才是不是我让波尔再次与您见面产生了一些困扰?请原谅,亦或者您还有别的烦心事,尽管说我坚信不帮您摆平,那么咱们的讨论不会继续的不是么?”

她说的一本正经,在所有语句的后都轻松地加上了一句语气词,这显得她相当重视这段对话。为了回应她,暗香即便多么的不愿意,也会认真地点点头,当然她现在确实有话要问:“请问,这些白影的话语我们应该听不见的吧?”

面对女士的直视,暗香仿佛想起了与这个眼神很像的另一个人,那是暗香母亲的表妹,那位亲切的姨妈还有一个与自己同龄的儿子,不过那些都是很久以前小的事情。现在看到这些,暗香却又有些感觉言之不恭,她不知道自己这么说算不算莽撞和失礼,就像是抵达餐厅高声问着有没有猪肉一样可怕。

“呵哈哈”安朵儿笑了,她的表情让暗香微微有些吃惊,多的是充满了同情。“这不可能,他们都不是我们世界的人,仅仅只是看得见也还得强大灵压的人在毫限制的情况下。我虽然将结界限制解除了,不过我坚信咱们还不可能与对方沟通,呵呵当然除非整个国土之上的这一块地脉都发生了变动,除非遭遇这样的毁灭,不然白影的话您听见了什么,孩子。”

这个称呼第一次让暗香想起了自己年长的那个姨妈,准确说来她同时也是姑妈,暗香的父亲也是那个人的哥哥。现在这个问题不重要,暗香想要知道多关于候存欣的事情:“您的意思也就是说白灵提到的话就算被听见,也不一定发生在现在,发生在身边对么?也许是别的世界的对么?”

“没错,孩子。”神似姑妈的安朵儿女士揉弄着身别的纸团,重补充道:“相信我孩子,你累了。除非这个国家都陷落了,不然交给我们大人来这里可不会和那种梦幻一样的世界连接上,明白么?”

确实就是如此,暗香非常相信夫人所作出的承诺,然而暗香的预感非常强烈,所谓的这个国家的陷落难道不会发生么?未完待续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靠谱吗
都江堰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杭州最好的治白癜风医院
昆明什么医院治妇科
桂林重点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